陇南青年诗人李关君诗歌

2019-04-10 17:18:18 来源:ag客户端软件|官方网站

  李关君,男,80后,甘肃文县人,中共党员。曾先后任职于高中、乡镇、市政府、基层法庭等,现任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兼员额法官、新闻发言人,陇南市诗歌学会会员,工作之余爱好文学写作,有作品见于《人民法院报》《甘肃法制报》《法刊》《法律人诗社》《开拓文学》《陇南文学》《陇南日报》等报刊及公众平台。


李关君诗歌(15首)

  ▎牧民

  心里挂念着牛羊

  还想铭记住这里美好的一切

  让灵魂牵引

  我想触摸牧民们

  低低矮矮一排排土房

  我想躺在晒干的牛粪上

  嗅着世界本源的清香

  我想拥抱一份真实

  牵着她的小手

  在辽阔的草地上漫步

  我想带着她

  细数点点野花和蘑菇

  不伤害不采摘

  独享自然的生长


  ▎伤悲

  你在这里哭泣,泪滴顺势滑落

  对着一位未曾谋面的男人

  内心的苦楚,道尽缘由

  眼角的愁云堆积,心生几分怜悯

  真不该有如此重的伤悲

  前半生的来路,后半生的归途

  对于岁月来讲,都已无关紧要

  一个女人最美的青春都已耗尽

  所有的恩怨都已成为烟云

  曾经的坚守早已崩塌

  只剩深夜里内心砰砰跳动的扣问


  ▎天上

  我还是我,只不过没在地上

  远离俗世的烟火,城市和故乡

  我坐在万米高空

  在蓝色的大海里

  与四处游荡的白云

  诉说过往

  我看风中摇曳的云朵

  像白雪,像棉花

  更像这些年飘忽不定的忧伤


  ▎厨房

  除了生锈的刀

  所有的碗筷

  都粘满了灰尘

  蜘蛛网早已查封了昨日的炉台

  锅底黄色的锈斑锃亮

  菜板上两颗腐烂的马铃薯

  如一双青黑眼睛

  盯着一地凌乱的蒜皮

  小步推门而入

  冲进鼻孔的霉气

  呛得人咳嗽,呕吐

  这熏肉的气味

  把日子都变得迟钝


  ▎暖心

  一只黑狗

  在河边,仰起头凝望

  夕阳的余光一闪而过

  孤独的身影,瞬间幻化成

  一缕黑烟

  波光粼粼的湖面

  谁在晚秋遗落,满河谷的碎银子

  还有无数

  眨眼睛的星星


  ▎迷恋

  我唯一想不明白的

  是你悄无声息的别离

  我已离去

  但在转身离开的地方,一瞬间

  远处似乎还留有你迷恋的目光

  许多人啊

  不只是见一面那么简单

  那还不够,面对离去的身影

  静悄悄看着,默不作声

  那得有多么沉重的思念

  压在心底发不出声来


  ▎擦鞋匠

  街头转角处坐着一排擦鞋的女人

  两只眼睛不住打量过往行人

  一旦开始忙活,就变得一声不吭

  抹布,鞋油,刷子都是手中的武器

  一根烟的功夫,粗糙的皮鞋开始闪着亮光

  我始终没能看清她们眼睛

  就连收钱时也是低着头,语气平缓

  我想她们一定是贴心的女人,或者

  努力打拼的母亲

  她们擦拭的是路人脚上的尘土

  我擦拭的是蒙蔽在心头的善恶


  ▎冬日里的小兰花

  当河边的芦花

  伴着火红的枫叶

  纷飞

  我把一朵朵

  秋末的小兰花

  夹入了诗集的扉页

  放在随手可得的

  任何角落

  叠加在

  心房的最里层

  摆在格窗的

  阳光下

  让温暖浸透

  厚厚的铜版纸

  待到明年

  花开蝶舞的季节

  我要带你采撷

  绿的嫩芽

  和色彩缤纷的花苞

  再掬几滴春露

  在晨曦里蒸发

  幻化成

  你的模样


  ▎命运

  一只来自农村的鸡

  被喂养在高楼大厦

  住过宾馆,见过形形色色的市民

  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

  它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

  喝着矿泉水,吃着火腿

  每日听着闹钟睁开眼

  纵情活着,像城里人一样潇洒

  可它忘却了,不久要上餐桌的命运


  ▎笑话人生

  一个笑话该如何去描述

  才能把人笑得前扑后仰

  你舞动着唯一的胳膊

  口沫横飞地讲述,像叙述自己人生

  那么深情,那么坚定

  我每次关心的,不是笑话

  而是你讲笑话时的眼神,嘴角,额头的皱纹

  你每讲完笑话,把头一偏

  陶醉闭目狂笑的样子

  要比笑话本身更让人开心


  ▎木棉花

  木棉花飘飞的时候

  正好起风

  风跟嘴的方向一致

  一口气

  吹得整个天池

  绿镜子般的湖面

  起了皱褶

  木棉花飘飞的时候

  需要折来一束

  放在嘴角吹

  一口气

  能吹走无数个流年

  在轮回等待中

  白了头


  ▎宿命

  某日去公园里散步

  风吹起一片片叶子,掉落的声音

  清脆,像极了琴键上的音符

  熟悉的旋律煽情

  就连池塘也荡起一层层波纹

  鱼儿浮出水面,露出嘴

  亲吻着岸边零落的花瓣

  公园的走廊里,风未曾停歇

  把一朵朵火烧花也摇落

  纷飞的花瓣像很多张笑脸

  素未谋面,却又似曾相识

  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巧合

  皆来自宿命


  ▎想你

  当风吹过你的裙摆

  我仰头

  看到树叶在空中

  模仿你走路的姿态

  你摇摇摆摆

  像一颗成熟的果子

  在树梢尖晃动

  飞虫

  就在一棵树和另一棵树之间

  荡秋千

  星星

  隔着一朵云和另一朵云

  眨眼睛

  匆匆的脚下

  总散发着草香

  和你踩不烂的影子


  ▎蒹葭

  清晨,我从露珠里醒来,带着残梦

  头发里还夹杂着昨夜大风刮过的芦花

  来不及换洗领子里的芦叶

  清晨醒来的第一眼

  我看见河畔蒹葭身上的露光

  河水静淌,你就在我的身旁,体态摇曳

  如同每一株蒹葭立在河水中央

  你是伊人,从《诗经》中走来

  我看见你轻盈飘摆的彩色裙带

  假若你是我的伊人,清雅静姝

  流年过后,变成白头的芦苇

  你把花仙一样的魅惑

  和美丽,刻在每一颗露珠的心里

  我会依旧在河边等你

  倘若我是你的吉士,清骨傲岸

  历经苍茫,蜷曲身子,头染白霜

  我把亘古不变的寻觅

  和思念,深藏在稠稠的芦荻丛

  你仿佛就立在河水中央


  ▎班蚂蚱

  班蚂蚱,很神奇的一个名字

  她并不会蹦蹦跳跳

  倒像一朵贴在枯墙上的蒲公英

  对抗恶劣的环境,还坚强活着

  开几朵卑微的小花,黄得刺眼

  迎风诉说一路走过的辛酸

  班蚂蚱,是个藏族妈妈

  随手薅一把草,就能喂头骡子

  抓一把麦麸,就打发了头猪

  她年近七旬,腰还挺直

  赶着院子里捡虫子的母鸡,也很精神

  她单薄的身板,扛起了一个家

  还有山梁上所有农活

  高山顶上的油菜花,有些慵懒

  烤焦的土地上,苦香的味道飘满山坡

  强曲山有个最原始的部落

  班蚂蚱身穿藏衣,色彩斑驳

     

责任编辑: 吉政

版权声明:凡临汾日报、临汾日报晚报版、ag客户端软件|官方网站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。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。